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故事 > 观后感 >

《花非花雾非雾》观后感

2013-08-09

文/云飞扬2046


从1988年《几度夕阳红》登陆内地,到2013年的《花非花雾非雾》播出,琼瑶主导的琼瑶剧在内地已经走过25年。与一般寻常意义上的言情剧不同,琼瑶剧的的最高指示,便是“爱情至上”,且是不能变、不许变、不会变,主人公之间的真情实意能够跨越一切社会属性的藩篱。琼瑶阿姨的言情作品,以小说、电影和电视剧集三位一体的形式再不同时代面对不同观众,逾五十年而不变的是琼瑶永恒的萝莉心,五十年不变的与不同时代的少女保持同步。观众、大众、社会和媒体接受与批判,都很简单明了,因为琼瑶剧足够通俗易懂,且有着足够规模的复合营销。《花非花雾非雾》作为第一部没有原著小说就进行编剧的琼瑶剧,可以说是琼瑶本人的一次创新,当然本剧也糅合进此前小说中的部分人物及关系。

(名人语录 www.bufuzao.com)


《花非花雾非雾》以孤儿院的四朵姊妹花的不同人生际遇,来构建故事线和人脉图,或悲或喜或闹,一触即发的爱与恨依旧不变,在爱与恨的二元世界观里,李晟与张睿的不打不相识的冤家之恋,林心如与朱镇模前尘往事如云烟的虐恋,万茜与姚元浩的一见钟情,杨紫与邓伦的小清新暗恋,自然是有所设计。琼瑶剧对症者,症候群非常明显,对角色的际遇往往带入深沉,从而获得假性满足,超验的互动体验酣畅淋漓,这些特定群体(往往是情窦初开的少女、部分对戏剧化影视人生感情泛滥的女白领及中老年妇女)通过小说和影视剧对爱情的向往超越一切阻隔,虽然在现实中很可能循规蹈矩,但至少在潜意识里可以自我具象化的完美体现。在琼瑶小说里随处可见的“美得不可思议”、“美得不可理喻”,通过甄珍、林青霞、林凤娇、吕秀菱、刘雪华、陈德容、赵薇、林心如等琼女郎来做具象外化,毫无疑问,琼瑶选择演员能力的能力是业内行家里手,即使学院派研究者对琼瑶小说不做褒扬也难以作出否定影像的魅力。回到《花非花雾非雾》,以凄惨身世的姊妹花的少女时代的友谊开始故事,以她们成年后的感情经历吸引观众通感,在法国古城堡、上海豪门等上演现代爱情。 (读后感 www.bufuzao.com)


琼瑶自叙传体的《窗外》,击破了当年师道尊严的伦理道德,此后诸多小说和电影,多讲述为爱不惜牺牲一切的故事,在李行、白景瑞、宋存寿、刘立立等导演的电影里,对于两蒋时代的台湾观众来说,冲击力很大,不仅是情感的宣泄,更有着最具辨识度的明星和优秀的服装、美景。待到台湾电影新浪潮起步以后,琼瑶电影不再受欢迎,琼瑶转战电视剧,从《几度夕阳红》到《六个梦》再到《还珠格格》、《情深深雨蒙蒙》,俘获了两岸三地的观众。由此看来,琼瑶始终能利用不同介质把握住她的受众群,同时也尽可能展示她意外的趣味。 (观后感 www.bufuzao.com)


《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性情阔达而不学无术,制造出的笑料令人忍俊不禁至今,本剧里的李晟也好像自带百度百科学识很是渊博。《情深深雨蒙蒙》甚至可以让雪姨在十来年后再度走红于网络,以此为契机参与郭敬明的《小时代》,通过雪姨,两代通俗小说达人胜利会师。在《又见一帘幽梦》里有紫菱的十三个晕,而《花非花雾非雾》更多数十个震撼,都好像文化大革命中红卫兵和造反派们对于最高领袖的十三个最的颂词数量级。琼瑶对观众心理的把握极其老到,《花非花》里的姊妹花尽管比多数琼瑶剧里的角色,更为理性些,但也一样在琼瑶和自我的想象中成为完美的代言者,这些父母缺席者在命运呵护下,所到之处尽是桃花灿烂笑春风,男人只需要来好好表现满足女生的想象。通过爱情的绽放,渲染了她们的唯美人生。《花非花雾非雾》里有四条爱情线,更是可以迎合多元化时代少女之心。 (名人语录 www.bufuzao.com)


(励志 www.bufuzao.com)

(责任编辑:不浮躁)
相关内容跟这个故事有关的内容

花非花雾非雾

花非花(上) 十六年前,华心育儿院的雪花、浪花、火花和烟花四位小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