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名人 > 文化创意 >
姓名:亦舒
生日:1946年9月25日 职业:
主要成就: 代表作品:《喜宝》、《朝花夕拾》、《风满楼》、《故园》、《迷迭香》等
简介:亦舒,原名倪亦舒,兄长是香港作家倪匡。五岁时到香港定居,中学毕业后,曾在《明报》任职记者,及担任电影杂志采访和编辑等。1973年,亦舒赴英国修读酒店食物管理课程,三年后回港,任职富丽华酒店公关部,后进入政府新闻处担任新闻官,也曾当过电视台编剧。后为专业作家,并移居加拿大。2013年5月,由于蔡边村参展作品、自编自导的纪录片《母亲节》,介绍了他寻20多年找避不见面的生母亦舒的经过和心路历程。亦舒被质疑抛弃亲子。

人物简介经历

亦舒原名倪亦舒,另有笔名梅峰、依莎贝和玫瑰等。哥哥是香港作家倪匡。亦舒于1946年生于上海,祖籍宁波镇海,五岁时到香港定居,中学毕业后,曾在《明报》任职记者,并担任电影杂志采访和编辑等。1973年,亦舒赴英国曼彻斯特攻读酒店食物管理课程,三年后回港,任职富丽华酒店公关部,随后进入政府新闻处担任新闻官,也曾当过佳艺电视台编剧。现时为专业作家,并已移居加拿大。

成就

事实上,亦舒早在十四岁便在《西点》杂志上发表其第一部小说《暑假过去了》 ,首部个人小说集《甜呓》则在1963年出版。她的多部作品,包括《玫瑰的故事》 等,亦曾改编为电影。除小说外,亦舒还撰写散文和人物访问稿等。亦舒的作品以情节取胜,故事往往跌宕起伏,环环相扣,结局受欧·亨利的影响,常常出乎意料,富有传奇色彩。在语言形式上,亦舒小说都是以一两句话为一个段落:跳跃性大,节奏感强,这和香港惜时如金的紧张生活很吻合。

基本资料

据了解 亦舒十五岁时,就被报刊编辑追上学校来要稿,成为同学们不敢得罪的“小姐”。当亦舒一露头角就迅速成名时,两兄妹就成了香港文坛上的两杂奇花。有人称之为奇迹,说亦舒、倪匡、金庸是“香港文坛三大奇迹”。“金庸创作流行武侠小说,倪匡创作流行科幻小说,亦舒创‘流行’言情小说。另有笔名梅峰、依莎贝和玫瑰等。她美丽而豪爽,“有着追求理想的翅膀”,因之她的小说充满幻想色彩——虚无飘渺,却又执着而不肯放弃。她更具有敏锐的观察力与触觉,有擅于将平凡的字眼变成奇句的纔华,她的写作正如她的人,麻利、泼辣,而又快又多,但即使换上十个笔名,读者也不难一下子从作品中把她辨认出来。至今,亦舒的作品已结集出版的有七十种,代表作是《玫瑰的故事》、《喜宝》等。

婚姻家庭感情婚姻

亦舒本人有过两次婚姻。第一任蔡浩泉,是个才子,生一子叫蔡边村;第二任即现任,姓梁,曾是港大教授,生一女。

家庭简介

老大:倪亦方,1931年生,浙江省宁波市人。195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工程系。毕业后到鞍山建筑筑炉公司任技术员,1979年调鞍山化工二厂,历任副厂长、厂长、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倪亦方主持完成重大炭黑技术改造项目60多项,其中有4项属国内首创。他研制的高温空气预热器为国家实用新型专利,添补了国内炭黑工业的空白。组织开发新品种和炭黑下游品种16个,其中,中超耐磨、高耐磨炭黑2个品种,自1984年以来一直保持国家银质奖,4个品种获省优,企业规模由年产1000吨发展到年产32000吨成为化工部重点骨干企业。他带领企业实行4个转变:即科技向现实生产力转变;国内市场向国际市场转变;一般产品向高  科技高附加值产品转变;单一的为橡胶行业服务向多领域服务转变。5条生产线的新工艺消化了原材料涨价的减利因素,为企业创造了明显的经济效益;把产品推向国际市场,销往台湾及东南亚各国,增加了产品产品推向国际市场,销往台湾及东南亚各国,增加了产品的竞争能力;他组织研制的色母粒炭黑拓宽了市场领域,敲开了纺织工业、塑料行业的市场大门;1994年全套引进2条色母粒生产线发展了炭黑下游产品,结束了化工工厂单一生产炭黑的历史。

1993年,倪亦方领导的企业进入全国500家最大化工企业之列。1994年又跻身中国行业100家最佳经济效益工业企业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25位,辽宁省最佳经济效益工业企业第24位,1995年利税再超千万,产值销售收入均创历史最好水平。倪亦方先后多次被评为鞍山市劳动模范,辽宁省劳动模范、优秀企业家、石化系统廉洁奉公先进工作者,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劳动模范,1986年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1985年7月16日,鞍山市委发出了关于向优秀共产党员倪亦方同志学习的决定。现退休。

一九五四年他曾经与苏联专家在工作中发生争执,被领导认为是“顶撞”专家,免职记大过。一九五七年他又旧病复发,对领导的作风意见,于是成为双料份子右派加现行反革命,进了监狱。文革中受了很多罪,但信仰不改,用他的话说,弟弟写科幻小说够浪漫,妹妹写言情小说更浪漫,但都没有他浪漫因为他信仰的是虚无缥缈的共产主义~~政治理念的不同并不妨碍亲情,倪匡说他很享受在电视上看到哥哥。

老二:倪亦秀,专攻数理,一直是很出色的会计师,在大陆。

老三:三哥倪亦俭,电器工程师。

老四:原名倪亦明,后改名倪亦聪,倪匡是他的笔名。一九三五年生于上海,原籍浙江镇海。一九五一年,倪匡以十六岁之龄进入华东人民革命大学受训三个月,继而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公安干警,并先后参与“土地改革”、“治淮工程”以及在苏北、内蒙兴建农场。至于倪匡逃亡香港的原因,是因为在内蒙时因“破坏交通”(严冬冰封河道时,将一条小木桥拆下来充作木柴)被打成“反革命”,遭隔离软禁数个月。而他硬是千里走单骑逃亡到香港。后来倪匡回忆在内蒙的往事,说在草原上被巴掌大的毒蚊咬地整条腿加厚一层皮,连汗毛都不长了,也不知是否夸张。

老五:为倪亦平,居香港,是飞机工程师。

老六:就是亦舒了 ,不用多说了,

老七:倪亦靖。25岁就读完机械科的博士,当前是新加坡国家科学院院士。倪亦靖在95年的时候,就已经是NUS工程系系主任,NUS工程系据伦敦时报说是排世界前十名的。“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国际制造工程学会(CIRP)院士及美国制造工程学会(SME)院士、新加坡-麻省联盟新加坡主任,机械工程国际知名教授”是他被邀请讲学时的介绍。我见过他的相片,相比倪匡的圆头圆脑和亦舒的英姿飒爽,他是最帅的一个。蔡澜也说,他样子清秀英俊,比倪震还强。

质疑弃子

2013年的母亲节,各种感怀母爱的情绪在网络  上发酵。而微博上一则名人轶事之前被广泛流传,就是香港女作家亦舒被质疑抛弃亲子的故事。亦舒被质疑抛弃亲子,源于2013年4月底德国柏林举行的“注意柏林”影展。旅居德国的中国香港导演、画家蔡边村参展作品、自编自导的纪录片《母亲节》,介绍了他寻找生母的经过和心路历程。纪录片中,那个和儿子避不见面30多年的母亲,正是著名女作家亦舒。

蔡边村,是亦舒19岁时与前夫画家蔡浩泉诞下的爱情结晶,但才子佳人的婚姻只维持了短短3年。离异后,蔡浩泉带着儿子生活,2000年因病去世。

作品风格

亦舒,一个太聪明的女子。因为聪明,所以她宿命也向上。故事情节紧凑简洁,表面上语言活泼幽默,犀利痛快,然而她的悲哀只藏在骨子里。即使是痛入骨髓的感情也仅点到即止,轻描淡写,全然是历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沧桑过后的平淡,波澜不起,生活依旧继续。读亦舒的感受就是一切自己把握,没有什么感情之事是严重到要放弃自己放弃生命的,不比琼瑶的大悲大喜,亦舒笔下的人物仿佛就在自己身边或许就是自己,生活中你自以为很看得重很难放得下的人事,在她的笔下,世事洞明,过后就烟消云散了。

亦舒走红的时候琼瑶也在走红,于是人家说;“香港有亦舒,台湾有琼瑶”,她却说“那个琼瑶,提了都多余”。但她承认琼瑶有琼瑶的本事,把“那一路”小说写到了尽乎顶点。如果说琼瑶小说是写给Loli看的,那么亦舒小说则是写给Tomboy看的。与琼瑶小说中高大完美、给女人带来幸福的男主角相比,亦舒笔下的男人大多令人失望仅《我的前半生》一书中就有如下数类:多年来老实正经、勤奋向上的丈夫,忽然发现了真我,发现了激情,死心塌地要随女演员去过全新生活,全不顾妻儿的感受;在公司踌躇  满志而窝窝囊囊混了半辈子的男同事,打着“我老婆一点儿也不理解我”的旗号向单身女人讨便宜;20多岁的男孩子,大学刚毕业,却想在成熟女人身上寻找经验及安慰;文雅体贴、热爱艺术、知情识趣的合伙人,却是个同性恋者;试探几招一看不行立即出言不逊、转舵而走的洋鬼子……当然,他们并不坏,正如张爱玲说过的,“不过是个男人”。不过是个男人!那你还能有多少指望?

所以亦舒的女主角,大半是早早放弃了古典浪漫主义深情的女人,只以自爱自立为本。她们当中有单身的女强人,虽孤单并不叹怨,有时嘴巴还相当硬,笑话一大箩;也有最终找到另一半的(却是用头脑,不是用心)--稳妥、开明、体贴的男人,是经历沧桑的女人最好的归属,与那种惊天动地、可生可死的爱情相比,这一种亦舒更有把握。

然而,“这是另外一回事,”亦舒反复说着,似乎有一丝凄凉之意。也许她心中仍有梦想?梦想又如何?我们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一切都注定充满矛盾,包括爱情。

爱情是可疑的,友谊--女性间的友谊--却被亦舒推到了至重的位置。她的女主角大都有至少一个女性挚友,或是姐妹,或是母亲,或是女儿,或是同学、同事,甚至陌生人、情敌,和她站在同一战线,欣赏她、鼓励她、帮助她。在这里,女性友谊是女性对自身性别的认同、尊重与热爱,是感情的需要,甚至是对另一性别的不公正对待的联合反抗。

亦舒写出了这种友谊的温暖和珍贵,也写出了它的脆弱--的确是脆弱的,在男性为主宰、女人们“念的是男人,怨的是男人”的社会里。《我的前半生》中就有这样的情节:子君因唐晶与未婚夫同居而倍感失落,甚至的她“无理取闹”,知道往日友情不再,悲叹“无法力挽狂澜”……纵然后来她们言释前嫌,重归于好,那种悲哀却仍然存在。唐晶远嫁,从此天涯,从前相依为命的日子只能留在回忆中,成为永远的牵挂了。

孩子是亦舒心中的另一种牵挂。她的小说中常有孩子的角色(大多是单身母亲的伶俐早熟的小孩),她对他们充满感情。这种感情,甚至化成了对整整年轻一代的爱与欣赏:“他们会享受生活,知道什么是自己所要。”“他们多么会思考,多么懂得选择。”“我们那时,越是不切实际越觉着浪漫,跟情不投意不合的男人分手都要分三年才成功,一个人有多少三年?这一代年轻人真正有福,社会风气转变得这样开放活泼,弹性大得多……”

而这一切,在另一些作家眼中,也许就是人越来越自私、浅薄、耽于现实享乐的表现,就是古典优美之情不再的忧心感叹。但亦舒不。亦舒是开放和务实的。也许就是因为对孩子的热爱,她愿意相信未来,相信一切的转变是为了生活更美好--所以20多年过去,一代人读过亦舒,另一代人又在读亦舒了。

亦舒小说与其它流行小说最不同的地方,大概是她强烈的女性意识,而且这一点并没有影响其作品流行(女性主义作为卖点在现阶段,尤其是在中国,是非常不合适的,连杨澜这样的女人接受采访时还要说自己真正的理想是当贤妻良母)。这其中的秘密,大概是亦舒的那一种女性意识,是以非常感性而生动的形式表现出来的。

不止一次从内地发行的生活杂志上看到这样的“温馨故事”:女孩子谈恋爱,“失了身”,又没嫁成,自知犯下弥天大罪,痛苦中却遇到了真爱的男人。几番挣扎后终于决定以诚实为重坦言相告,男人居然原谅了她。天哪,多大的恩典,多大的幸福,多么的感动……而同样的事,在亦舒的《玫瑰的故事》里,男人追着女人,“我会原谅你的”,女人却义正辞严:我有什么要你原谅?我有什么对你不起,要你原谅?每个人都有过去,这过去也是我的一部分,如果你觉得不满,大可以另觅淑女,可是我为什么要你原谅?你的思想混乱得很,女朋友不是处女身,要经过你的伟大原谅才能重新做人,你以为你是谁?

这个女人已经29岁半,竟有这么大的胆子对待未婚夫,这来自于她心理上的自立,更来自她经济上的自立。“我是个有本事有能力的女人,我自己双手可以解决生活问题,”所以她有权利要求真正的爱与尊重,若他不给,她不必迁就他。--这简直是标准的女性主义的姿态了。

然而在另外的一些亦舒小说里,女主角最终却是迁就的--两个人都作一点让步,合作愉快。也许这是亦舒的局限,也许正是她的聪明所在。人们说,男女真正平等还要等一千年,我不怀疑这话,因为人们花了几千年来制造它。那么,与其苦等千年,倒不如抓住点实惠的东西--所以,在《她比烟花寂寞》中,女记者尽管年少气盛调子颇高,然而当她在对女演员姚晶死因的采访中发现,所谓女人成功的灿烂背后,竟是如此凄凉不堪,立即去抱男朋友的大腿:当我死的时候,我希望丈夫子女都在我身边。我希望有人争我的遗产。我希望我的芝麻绿豆宝石戒指都有孙女爱不释手,号称是祖母留给她的。我希望孙儿结婚时与我商量。我希望我与夫家所有人不和,吵嘴不停。我希望做一个幸福的女人,请你帮助我。

很好笑是吗?笑的时候你流泪了吗?这就是亦舒,生于香港这个国际大都会,受过西方教育,骨子里却是中国的,这是我们觉得她最亲切的地方。放一本亦舒在背包里,犹如放一盒珍爱的胭脂--亦舒说:一个女人,无论是什么年代,什么身份,都少不了这一盒胭脂--胭脂是一种象征,过去的女人,现在的女人,这种女人,那种女人,都要努力让自己活得更美。


(责任编辑:小不)
把这位名人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