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TAGS > 关于
你可以幸福!

有一则关于印度年轻王子乔答摩·悉达多的古老故事,传说 这位王子擅长射箭,斩获了每个比赛的冠军,赢得的奖牌挂满了 宫殿的墙壁。  一个年轻人因一再地输给王子,气馁之余把弓扔在地上,请 求王子告诉他每一次都获胜的秘诀。  王子露出同情的微笑,轻声回答说:“我瞄准的是目标。” “我瞄准的也是目标。”对方气愤地说。 “不。”王子说,“你瞄准的是奖牌,因此你错过了目标。我瞄准的是目标,因此我赢得了奖牌。” 悉达多王子就是后来的佛陀释迦牟尼。 专注于你神圣的目标上,就能享受到你所得的报偿,甚至还能增加这些报偿。如果光是专注在报酬上,那么永远都会觉得不满足和匮乏。

详细 1970-01-01 HR
我们如何走到这

关于爱情、美学、生活,我有很多话要说。值得庆幸的是,我感兴趣的事情越来越多,因此觉得这个世界还挺好玩的。所以当这些年过去,我走到这一步再回头看,以前不明白的事越发清楚,而同样一件狗血故事能带来更多启发。所以我依然还在谈论着爱情、美、生活,只不过我希望是另一种眼光,另一种态度。人从来就不应该惧怕自己推翻自己,也许在未来的若干年,人生态度还能再次翻转也说不定。我的希望总是很渺小却难度很高的那种。比如说,当人问起“这些年,你过得怎么样”的时候,能轻松地回答“还不错,蛮有意思的。

详细 1970-01-01 HR
大数据

许多学者认为,计算机科学是关于算法的科学,数据科学是关于数据的科学。有些学者试图将“数据”当成一个“自然体”来研究,即“数据界”。然而,在李国杰看来,脱离各个领域的“物理世界”,作为客观事物间接存在形式的“数据界”的共性问题还不清楚。他认为,不同于数据挖掘和统计学,从事大数据研究的学者应当更重视统计分布背后的知识和规律。“大数据”的复杂性主要来自个体之间的联系。“数据背后是网络,网络背后是人,研究网络数据实际上是研究人组成的社会网络。”李国杰指出,“‘网络数据科学’应是从整体上研究社会的一门科学,其重点是研究数据背后的社会网络。”因此,大数据已成为联系人类社会、物理世界和信息空间的纽带,需要构建融合人、机、物三元世界的统一的信息系统。李国杰呼吁,大数据研究正在形成热潮,学术界需保持清醒。“首先要明确大数据研究最有价值的应用领域,理清楚数据科学的边界和研究对象。只有明确了要研究的科学问题,网络数据科学才会走上良性发展的轨道。”他说。

详细 1970-01-01 HR
致命黑兰

我想知道你的事情  知道什么  任何关于你的事情  在我9岁的时候,我的父母在我面前被杀害

详细 1970-01-01 HR
亚历克斯·弗格

“有太多的关于人们退休后很快就进入棺材的例子,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那些激励他们活下去,保证他们活下去的动力。在我父亲退休之后的一个星期,他就被查出了癌症,一年之后就去世了。”  ——2007-08赛季结束之后,弗爵爷曾做出过退休的决定。但他随后就食言了……

详细 1970-01-01 HR
亚历克斯·弗格

“现在关于曼城,外界有许多期待。凭借他们在转会市场如此高的投入,他们确实应该赢得些什么。有时候你身边确实有这样一个吵闹的邻居,但你还得同他们一起居住。对此你也无能为力……”  ——曼城借助海外投资而一举成为豪门,但弗爵爷却只将其称为“吵闹的邻居”。

详细 1970-01-01 HR
张学良

关于自己的个性,张学良说:“我说日本人啊,混蛋!也许那时候操纵我父亲比操纵我容易,他们没想到我这个家伙是这样的。我现在九十岁了,我今年九十岁了,我也不做政治的事情,我才敢说这句话,谁也没想到我张学良这个人这么样讨厌,不论是谁,大家都认为我是个年轻小孩子。你知道,就连杨宇霆他也想操纵我,都想操纵我!换句话说,我这人是不受操纵的。今天说一句话,就连蒋先生也想操纵我,我也是不受操纵的。我为什么(走)到今天?我也是不受操纵的。我要是受操纵,我还有今天吗?”

详细 1970-01-01 HR
史蒂夫·乔布斯

设计不仅是关于产品的外观,而且必须要反映出产品的精髓。

详细 1970-01-01 HR
胡耀邦

关于宣传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的问题,什么大救星啦,什么首长到我们这里来是莫大鼓舞、莫大鞭策、莫大教育、莫大幸福啦,诸如此类的话,以后再也不要说了。我们的一些同志往往受小生产思想的影响,没有远大眼光,需要别人来代表他们。他们往往企求于大救星,对小生产者的狭隘眼光,对封建迷信,要做工作,要逐步使人们从这种思想枷锁中解放出来。有些事情,中央没想到的,地方可以想;中央没有叫干的,地方看准了的,可以干;中央所说的不适合地方情况的,地方可以变通办理;中央决定错了的,地方可以争论。(1980年11月23日,胡耀邦在各省思想政治工作座谈会上说)

详细 1970-01-01 HR
培根

人与人之间最大的信任就是关于进言的信任。

详细 1970-01-01 HR
玛格丽特·杜拉

关于衰老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有一个男人向我走来。他主动介绍自己,他对我说:“我认识你,永远记得你。那时候,你还很年轻,人人都说你美,现在,我是特为来告诉你,对我来说,我觉得现在你比年轻的时候更美,那时你是年轻女人,与你那时的面貌相比,我更爱你现在备受摧残的面容。” “太晚了,太晚了,在我这一生中,这未免来得太早,也过于匆匆。才十八岁,就已经是太迟了。在十八岁和二十五岁之间,我原来的面貌早已不知去向。我在十八岁的时候就变老了。 衰老的过程是冷酷无情的。我眼看着衰老在我颜面上步步紧逼,一点点侵蚀,我的面容各有关部位也发生了变化……我倒并没有被这一切吓倒,相反,我注意看那衰老如何在我的颜面上肆虐践踏,就好象我很有兴趣读一本书一样……我知道衰老有一天也会减缓下来,按它通常的步伐徐徐前进。 我的面容已经被深深的干枯的皱纹撕得四分五裂,皮肤也支离破碎了。它不像某些娟秀纤细的容颜那样,从此便告毁去,它原有的轮廓依然存在,不过,实质已经被摧毁了。我的容颜是被摧毁了。”

详细 1970-01-01 HR
玛格丽特·杜拉

.关于女人 任何一个女人都比男人神秘,比男人聪明、生动、清新,从来也不想做男人。 杜拉斯,我烦透你了。 不喜欢那种让所有的男人神魂颠倒的狐狸精式的女人,那种女人只有在制造悲剧时才可爱,在重罪法庭上她们才会令人敬仰. 如果一个女人一辈子只同一个男人做爱,那是因为她不喜欢做爱。但发生一次爱情故事比上床四十五次更加重要、更有意义。 我长得太矮了,太平庸了,大街上永远也没有人回头看我了!

详细 1970-01-01 HR
玛格丽特·杜拉

关于爱 对付男人的方法是必须非常非常爱他们,否则他们会变得令人难以忍受。我爱男人,我只爱男人。我可以一次有

详细 1970-01-01 HR
玛格丽特·杜拉

关于酒 在酗酒之前我就有了这样一副酗酒的面孔。 现在,我看我在很年轻的时候,在十八岁,十五岁,就已经有了以后我中年时期因饮酒过度而有的那副面孔的先兆了。  饮酒使孤独发出声响,最后就让人除了酗酒之外别无所好。饮酒也不一定就是想死,不是。但没有想到自杀也就不可能去喝酒。靠酗酒活下去,那就是死亡近在咫尺地活着。狂饮之时,自戕也就防止了,因为有这样一个意念,人死了也就喝不成了。醉酒于是用来承受世界的虚空,行星的平衡,行星在空间不可移动的运行,对你来说,还有那痛苦挣扎所在地专有的那种默无声息的冷漠。

详细 1970-01-01 HR
海子

那首关于我们的歌、你把结局唱给了谁听。

详细 1970-01-01 HR
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