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TAGS > 问题
大数据

一般认为,云计算平台有两个最关键的问题:一是虚拟化,二是分布式存储和计算模型。虚拟化是一种将硬件软件化的技术,它能够将一台服务器“虚拟”为多台服务器来使用,从而使机器始终在高负荷下运行,充分使用硬件资源。在这样的情况下,探索“云计算”能够给GIS领域带来什么样的机会,可能存在什么样的应用场景就显得特别重要!

详细 1970-01-01 HR
国王的演讲

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详细 1970-01-01 HR
寒战 寒戰

我问的是科技上的问题,你懂吗?

详细 1970-01-01 HR
遗忘星球,遗落

杰克:我的问题-她不,我不知道她会的。

详细 1970-01-01 HR
眠空

一旦意识到所需要面对和处理的生命中的问题,它们就会如岩石高高耸起。俗世的欢愉或妄想即便潮头汹涌,也再不可能使之被麻醉和遮盖。

详细 1970-01-01 HR
新编辑部故事

第2集中欧小米在讨论编辑部站队问题时有这样一句台词“事不关己呀,高高挂起,最流行的说法叫‘打酱油’!”  其实欧小米的这句话很写实,也很有意思。在如今的社会中站队问题无时无刻不在上演,对待一件事物,每个人都会有自己的想法,这也体现着一个人的价值观,这其中有些人是真的想坚持自己的理想,也有些人是趋利避害,但总归有自己想法。不过那些墙头草却不同,他们没有自己看法,什么事都关心,仅仅抱着“打酱油”的心态去对待生活,没有自己的主见。如果人人都这样,社会还有个什么希望呢?当然,欧小米的这句台词仅仅是一句戏言罢了。

详细 1970-01-01 HR
致我们终将逝去

你爱我吗? 这是个全世界最愚蠢的问题,也是全世界女人最喜欢追问的问题。男人总笑女人无聊,女人其实也自知问出来太傻,但她们还是会一次又一次地寻求个答案。为什么?因为人心隔肚皮,因为女人太在乎,因为她们从另一颗心上找不到带给她们足够安全感的证据。即使男人给出的答案大多虚无,但她们需要那一秒的慰藉。

详细 1970-01-01 HR
史蒂夫·乔布斯

我对奥巴马感到失望,他的领导力出现问题是因为,他不愿意得罪别人或让那些人滚蛋。

详细 1970-01-01 HR
胡耀邦

关于宣传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的问题,什么大救星啦,什么首长到我们这里来是莫大鼓舞、莫大鞭策、莫大教育、莫大幸福啦,诸如此类的话,以后再也不要说了。我们的一些同志往往受小生产思想的影响,没有远大眼光,需要别人来代表他们。他们往往企求于大救星,对小生产者的狭隘眼光,对封建迷信,要做工作,要逐步使人们从这种思想枷锁中解放出来。有些事情,中央没想到的,地方可以想;中央没有叫干的,地方看准了的,可以干;中央所说的不适合地方情况的,地方可以变通办理;中央决定错了的,地方可以争论。(1980年11月23日,胡耀邦在各省思想政治工作座谈会上说)

详细 1970-01-01 HR
胡耀邦

自然科学学术问题上不同意见的争论是好事不是坏事。这种是非要通过学术讨论的方法,通过科学实践来解决,不能用行政命令的办法轻易下结论,支持一派,压制一派。更不能以多数还是少数,青年还是老年,政治表现如何来作为衡量学术是非的标准。不能把资本主义国家、修正主义国家的科学家的学术观点都说成是资产阶级的、修正主义的,随意加以否定。

详细 1970-01-01 HR
爱因斯坦

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解决一个问题更重要,因为解决问题也许仅仅是一个教学上或实验上的技能而已。而提出新的问题、新的可能性,从新的角度去看旧的问题,都需要有创造性的想像力,而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

详细 1970-01-01 HR
嘉宝

别问我问题!

详细 1970-01-01 HR
卡夫卡

幸福并不取决于财产。幸福只是定向问题。这就是说,幸福者看不见现实的黑暗边缘。

详细 1970-01-01 HR
比尔·盖茨

我相信,问题不是我们不在乎,而是我们不知道怎么做。此刻在这个院子里的所有人,生命中总有这样或那样的时刻,目睹人类的悲剧,感到万分伤心。但是我们什么也没做,并非我们无动于衷,而是因为我们不知道做什么和怎么做。如果我们知道如何做是有效的,那么我们就 会采取行动。

详细 1970-01-01 HR
毛泽东

封锁吧!封锁它十年、八年,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详细 1970-01-01 HR
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