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资讯 > 名人资讯 >

拆弹英雄去世:拆弹英雄于尚清昨晚去世(3)

2014-11-08

这个时候,我发现那几个消防官兵都很年轻,年纪都和我那个在部队服役的儿子差不多。当时,我的心里感觉酸酸的,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要伤就伤我一个人吧。于是在有个消防兵拿着裁纸刀正要割胶带的时候,我立即上前抢下裁纸刀,态度坚决的对那些消防兵说:“我以前干过工兵,有一定经验。现在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要伤就伤我一个人,你们赶快都撤!”

(精品书摘 www.bufuzao.com)

我让在场的所有人都退到安全地带,自己一个人留在洗碗间。我拿着裁纸刀和剪子,小心翼翼扶着炸弹,用刀割胶带。我知道,外边的领导和群众都在焦急的期待着我的好消息,我告诉自己,务必要完成好这次任务。 (影评 www.bufuzao.com)

周围一片安静,静的让人感到恐怖。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我感觉空气凝固了,只有钟表在滴滴答答不停的走动,那声音仿佛直接击打在我的心脏,给我造成了巨大的压力。那红色的指针指向的是11时15分,那一刻就是生死的临界点。当时,我真是平生第一次感觉到,死亡距离我是那么的近。我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沉着的割着胶带。

(名人名言 www.bufuzao.com)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间到了11时10分。快了,就要爆炸了,再不拆除,一切就都完了。这个时候,爆炸装置终于被取下,我一把捏住了表锤,果断拽下引线。定时装置虽然拆除了,但危险还没有过去。 (励志 www.bufuzao.com)

必须在现场将爆炸装置解体,否则还是很容易发生爆炸的。看着爆炸装置上的红线和白线,我十分清楚地知道,如果将线拆下,有50%的可能是炸响人亡。如果不拆,那么周围的群众就都要面临危险。因此,我毫不犹豫地轻轻摘下白线,没炸;又拆下红线,仍没炸。引线与爆炸装置终于完全分离了,我的额头上全是冷汗。

(精品书摘 www.bufuzao.com)

从楼上下来,我回到市局门前,向在场的领导做了汇报。我的内心激动极了,我觉得自己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原本以为一切都结束了,然而,就在我正在吃午饭的时候,再次得到消息,现场发现第二个爆炸装置。我再次义无返顾的返回现场。

(名人名言 www.bufuzao.com)

相关内容:
(责任编辑:不浮躁)